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行業資訊 >> 行業動態 >>
2018年,醫藥市場將現19個大變局!
發布時間:2017-11-24 16:57:22
        1、中小中藥飲片廠遭收購
        中藥飲片與配方顆粒全面進入嚴格準入時期,符合國家新標準的原藥材來源日趨收緊,生產企業從準入資格的竟爭進入對原生藥材產地的資源爭奪,早巳在此布局的大型企業憑仗資源優勢碾壓后進者,在財務與質量雙重嚴苛的監管打壓下,大量中小中藥飲片企業直接面臨無差異性淘汰,部份大型企業將采取收購、兼并模式來占取這些原有資源。
 
        2、“普通”器械遭淘汰
        器械鼓勵國產替代進口首先會在基層得到政策扶持,但上市和準入趨嚴,大量竟爭性耗材、器械和未有明確治療效果的藥械類產品會迎來大量淘汰,但也將會有更多產品進入統一醫保。
 
        3、基藥和低價藥翻身
        隨著城市三級醫院限抗令取消門診的推進,城市以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農材以縣級醫院為代表的基層門診量會顯著提高,基藥和低價藥利好。
 
        4、靠譜專科中成藥口服制劑普漲
        2018下半年起,隨著化藥一致性評價和中藥注射劑的進一步整治的推進,限抗令的嚴格實施,中成藥口服制劑在門診將進入替代化藥口服制劑時期,確有療效的專科用中成藥口服制劑將獲得普漲。
 
        5、不同醫保支付價控費
        隨著2018年一致性評價最后關口的到來,已放棄評價的大量仿制化藥會主動退出市場,但經一致性評價后,同質同價會成為國策,各省落地實施后雖有變化但執行國家政策的主基調不會動,最大變局是利用不同的醫保支付價作為手段來繼續控費,整體上國產價格會觸底反彈,上調幅度僅在5%-15%之間,但外企原研產品會有持續大的降幅。
 
        6、目錄調整至白名單模式
        自2018年《重點監控產品目錄》和《輔助用藥目錄》經歷黑名單時代后,國家至各省將會調至白名單模式,最大可能是在經歷一年一調的短暫時期后,進入兩年一調模式,有進有出。
 
        7、進入爭奪縣級三甲時期
        2018年至2020年,縣級醫院在分級診療的驅動下將全面進入爭奪縣級三甲時期,這也將迎來對醫生資源的爭奪,而其中最吸引醫生選擇基層的三件砝碼將是沒有附加條款的編制、比鄰一線城市的地理位置,以及當地的城市化水平。
 
        8、低價藥政策放寬
        2018年起隨著降價的持續,大量大普類化藥產品會因此進入低價藥行業,廠家在持續降價前放棄此類產品生產轉向贏利性產品,迫使各地進一步放寬低價藥政策,以避免用藥荒的出現。
 
 
         9、中藥注射劑整治進入收割期
         中藥注射劑上市后安全性再評價實施政策將在三年內正式出臺,但在2018年后,中藥注射劑市場因大部份已上市產品進入淘汰和新產品上市受限,給留下來的中藥注射劑騰出巨大空間,走勢看好。
 
        10、三級醫院開搶基層醫院
        2018年起,居于城市人口稠密地區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將隨著以三甲醫院為首的城市醫聯體興起而走向變相托管模式,三級醫院間以鄉鎮衛生院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為目標的爭奪戰將愈演愈烈。
 
        11、醫生執業聯合體出現
        自2018年下半年起,醫生從體制內的多點執業試點,將走向自由執業時代,醫生經紀人這一新職業將順勢而生,脫離體制干涉后的醫生執業聯合體模式出現。
 
        12、醫藥商業龍頭與地方龍頭合作分市場
隨著兩票制的全面推進,2018-2020年國營背景的商業流通企業將全面進入跑馬圈地時期,在與當地經兩票制后留存下來的地方商業頭激烈竟爭,進入全面戰略合作,并由雙方占取85%以上的市場配送份額,本輪商業整治由此宣告結束。
 
        13、直營+推廣外包
        隨著醫藥代表備案制的實施,85%以上的企業將會走向直營與推廣外包兩種形態共存模式,以此解決市場控制和財務風險問題,更多的合作創新模式將會涌現,但廠家與部分原轉型后的代理將進入同持批文、合伙共建時代。
 
        14、學術策劃一將難求
        在產品仿制數量走低,臨床準入門檻越來越精準嚴厲的大環境影響下,老產品的二次定位、開發和擬上市產品的學術性策劃需求愈趨迫切,產品學術性定位、策劃外包模式走入市場,研發和精于學術策劃的人才需求走高,一將難求。
 
        15、這些藥代大漲薪
        代表備案制的實施將大量淘汰原不具備專業化合規化推廣的普通醫藥代表,代表隊伍不再人滿為患,但具備專業化合規推廣能力的代表將成為稀缺人才,薪資看漲的同時,為減輕人資成本和多渠道影響醫生處方,數字化營銷從外企走入民企,但如何不止停留在醫學信息交換,而能幫助到醫生更好與患者交流,以此累積患者源成為吸引醫生關注的重器,企業出于此將長遠考慮籌建自有平臺或出資控股,以此更好的迎合目標醫生個性化和需求。
 
        16、縣級以上醫院收購潮
        部份縣級以上醫院的收購會掀起大企業新一輪的投資潮,利用大醫院來開辟更多的分院和超大城市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是企業實現以小搏大的初衷和謀局。
 
        17、基因篩查被整治
        基因篩查這類脫離公立醫院外又無行業評價機構管控和標準的項目在經過混亂的價格拼爭后,進入國家層面的整治視野,行業監管趨嚴。
 
        18、器械和耗材兩票制時代來臨
        繼陜西、安徽后,耗材兩票制會在更多藥品兩票制實施較成熟地區跟進施行,器械和耗材兩票制時代來臨,全國已有的藥械四大采購聯盟將首先對耗材實施系列降價,聯盟地區內的醫院二次議價將興起,而各城市大醫院的耗材占比將會成為下步嚴控趨勢。
 
        19、剩者為王,迎來改革紅利
        隨著醫改的持續深入會各種政策的落地,在2020年前醫療市場仍將面臨大的改革調整,但2020年后,本輪醫改將會出現各種利好性政策性回調,大治之后的新一輪政策紅利開始釋放,真正的剩者為王時代到來。
地 址:廣州市荔灣區南岸路柵外街14號2棟4樓 郵 編:510160 電 話:020-39107118 手 機:13570089858 在線QQ:375669548
Copyright©廣州開維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gzkingway.com 粵ICP備13075630號-1  粵公網安備 44010302000568號 技術支持:大臻網絡
超神平刷pk10安卓